限电限产背后,中国工厂为什么不赚钱?

浏览:3364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4日

「来源: |化工707 ID:hg707_com」

关于限电限产,我已经写了两篇了。

一篇是《为什么要限电限产?》,一篇是《限电限产背后的利润不公》。这两篇文章,都是站在全球产业链的大宏观中来阐述。

今天,队长跟大家从工厂的微观视角,再来梳理一遍。

有人可能要问了,中国工厂怎么可能不赚钱?那些工厂老板一个个开大奔,抽中华,你跟我说中国工厂不赚钱?你这不是扯淡吗?

赚不赚钱,是相对的。拿工人工资去和工厂利润做比较,是没有意义的,二者不在一个维度上。但中国工厂利润率低,却是举世闻名的。

我要跟大家谈的是,中国工厂为什么利润率低?

我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姑妈,但我的姑妈在上个月去世了。

姑妈有一个儿子,也就是我的表哥。我表哥在东莞开了一家加工厂,专门生产散热片,主要业务就是生产台式电脑,笔记本电脑的散热片。因为比特币火爆,我表哥的工厂偶尔也接一些矿机的单子。

绿色箭头所指的就是散热片

大家都知道,矿机就是电力黑洞,对电力消耗极大,发热也很猛,非常需要高性能的散热片。

我表哥的工厂,是一家非常典型的小工厂。机器一共有10台左右,大型机器每台50万元,小型机器买的二手,每台10万元。工厂虽小,但投资不小,砸入资金有200多万。

姑父姑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我表哥是农民的儿子。创业是从零开始,其困难程度,堪称炼狱级。

姑父姑妈种了一辈子的地,姑父还懂一些工匠活。农忙时,在家种地,农闲时,出去给别人砌房子,做装修。就靠着勤劳的双手,把我表哥拉扯长大。

跟所有的农村父母一样,姑父姑妈坚定相信一点:“知识改变命运。”他们耗费所有的积蓄,去供养表哥念书。

但在那个大学还是精英教育的时代,表哥连续参加了两次高考,却连续两次落榜。看着姑父姑妈日渐佝偻的背影,表哥于心不忍,不忍父母再为自己在田间地头,背朝太阳面朝土。

表哥以几分之差,放弃了上大学的路,只身前往东莞打工。

2014年6月6日,东莞一玩具厂的员工下班时走出工厂(摄影/占有兵)

可人生就是这样,不吃学习的苦,就得吃生活的苦。没能考上大学的表哥,就只能吃生活的苦。但表哥不是一个不能吃苦的人。

他在东莞干了三年,通过省吃俭用,存下自己的第一笔存款:10万块。他邀请自己的朋友,开始了第一次创业。

他们租了个民房,买了两台机器,投入了自己全部的10万块存款。没有坚持半年,就破产关门了。规模太小了,这都算不上一家合格的工厂,根本接不到订单。

破产后的表哥,不得不又回到别人的工厂去打工。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,表哥专注于提升自己的技术。两年后,就在一家工厂做到了技术总监。

那一年,过年的时候,那个工厂老板偷偷塞给我表哥2000块钱,说:“这是你今年的奖金,你不要告诉别人,这是我单独给你的。”

我表哥当场把这2000块,还给了那个老板,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一万遍:“CNMLGB,QNM的个屌毛!”

那一年,工厂员工只有20多个人,但利润净赚2000万,可我表哥得到的奖金只有2000块。这不是奖励,这是侮辱。

第二年,我表哥离职了。

因为手头资金不够,他换了一个老板。这是一个大工厂,员工有200多人。我表哥新的职位是技术总监兼厂长。

这个工厂虽然大,但在我表哥入职之前,这个工厂已经连续亏损三年了。上一年,还亏掉800万。我表哥入职之后,当年扭亏为盈,净赚利润1500万。

同样是年底,这个老板有点良心,给了我表哥5000块年终奖。

我表哥同样在心里问候了老板祖宗十八代:“CNMLGB,QNM的个屌毛!”

方大集团的年终奖,别人家的年终奖

第二年,我表哥离职。可手里还是没有资金,只好跳槽第三个工厂。这个老板不仅让我表哥担任技术总监,兼任厂长,还授予了5%的股权。

在这个厂,我表哥全权负责一切业务。也是在这个厂,开始接触到大量的客户。其中,有一个大客户,后来成为了我表哥的投资人。

在这个工厂干了一年后,我表哥终于攒下了一笔钱,并于当年年底离职。要创立一个散热片加工厂,启动资金至少要100万,可我表哥只有30万,还差70万。

有个大客户,借给我表哥70万,让我表哥帮他生产散热片。就这样,我表哥成立了一家自己100%控股的工厂。客户提供的70万,不算是股权投资,只算是借款。

在工厂开业的第一年,凭借大客户的订单,可以维持工厂的基本开支。但是要盈利,还得接更多的订单。

为了生存,没办法,加工一个零部件,毛利2块钱,也不得不接。一天机器满负荷运载,一分钟加工一个产品,一天24小时,抛去休息时间,两班轮换20个小时,也就1200分钟。

一天的毛利就是2400块。两台机器是辅助性的,不能生产,能生产的只有三台机器。但那时候,只有一个员工,就是我弟弟。

我表哥和我弟弟两个人轮班,才能维持一台机器开满20小时,一天的毛利最多就2400块。

从这里大家就能看到,因为利润太微薄,工厂想要赚钱,就必须延长工作时间,来提升产量。

一边压榨机器,让机器24小时不停开;另一边压榨工人,让工人24小时轮班,不停地熬夜爆肝。

那是一段艰苦的岁月。

然而,这却是中国工厂普遍的现象。不管是大如富士康那样的超级工厂,还是像我表哥这种只有几台机器的小工厂,工人熬夜爆肝,用血汗赚钱,都无法避免。

但进入第二年后,我表哥的工厂加班时间就显著下滑了。这得益于我表哥清醒的经营策略。低利润订单,能不接,就不接,尽量少赚熬夜爆肝换来的辛苦钱。

进入到第三年,我表哥的工厂就不加夜班了。我弟弟也可以准时上班,准时下班了。

原因是多方面的。一是,从投资人那里借来的70万启动资金还了。二是,积累了一批优质客户。但最重要的是第三点:我表哥本人拥有高超的机器程序语言编写能力。

在散热片加工领域,所有的工厂的机器都是一样的,决定生产能力的有两个因素,一是规模,规模越大,产能越大。二是效率,生产效率越高,产能越高。

我表哥走的就是技术路线。原本,加工一个产品需要1分钟,但通过我表哥编写的机器程序指令,能够将工时压缩至30秒,效率提高一倍。原本一分钟加工一个产品,现在一分钟能加工两个产品。

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技术领先,让我表哥的工厂摆脱了以熬夜爆肝换取血汗钱的重加班模式。

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那些没有技术优势的工厂,因为激烈的行业内卷,毛利从2块,被压缩至1块,甚至被压缩至5毛。

更可怕的是,为了维持工厂运营,有些工厂0利润的情况下,也照样开工。因为不公开,工人就没活干,没活干,工人就会跑。一旦工人跑了,再招工就会很难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利润,也不得不接单,不得不开工,不得不亏损经营。

可我表哥的毛利,却从2块,一路上涨至5块,乃至50块,还接到了华为公司的订单以及军方雷达散热片的订单。

我弟弟的工资也是在第三年突破了一万元。那一年,我弟弟20岁,17岁时,高二没念完,就辍学跟了我表哥。

抛开亲属关系,站在一个工人的角度来看,我弟弟初中学历,不需要加班,每天准时上下班,月薪过万,这对一个工厂工人来说,是极为少见的。

现在,我表哥的工厂员工已经扩展到10多个人,机器也更多了。人少的原因是,机器高度自动化,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了。

但是,大家想一下,为什么我表哥能给我弟弟开万元高薪?为什么我表哥不需要厂里工人24小时轮班?

其根源就在于,有一个小小的技术领先。可就是这一个小小的技术领先,却能让一个工厂的效益倍增,让工厂里的员工工资大增,让员工摆脱熬夜爆肝加班之苦。

那些没有领先技术的工厂,只能拼命加班,互相拼比时间,用时间去战胜对手。可每个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,其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加班,互相打价格战,打时间战,最后,所有人都没有利润。

也就这几年时间,那个曾一年净赚2000万却塞给我表哥2000块奖金的工厂破产倒闭了。那个在我表哥经营下扭亏为盈的工厂,也倒闭了。

他们凭运气赚到的钱,最后都凭本事亏掉。

唯有我表哥,凭借自身过硬的技术实力,屹立不倒,越做越轻松。

今年,铜铁铝价格暴涨,我表哥的工厂利润空间也遭到了挤压,但因为手里握着一批高利润的优质客户,倒也不慌。其他工厂就惨了,因为对客户不做筛选,什么订单都接。尤其是疫情期间,从去年开始手里就积压着大量的海外订单。

去年原料价格没涨的时候,一个产品还能赚2块。可今年,原料价格涨了,订单价格却涨不上去,利润下滑至1块,有些工厂连5毛的微利单也接。

在这种微利之下,工厂老板能怎么获利?只能压榨工人,让工人拼命地加班。一边是,薪资涨不上去,另一边,还要延长工人的时长。

等到海外生产恢复,订单回流海外,到时,国内工厂必然是倒闭一大片。真正能活下来,并活得好的,恰恰就是我表哥这种拥有技术优势的工厂。

中国工厂为什么不赚钱?从企业微观角度来看,无非就是不愿意去做技术升级,只想压榨工人的时间来赚钱。

可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有限的。有限的时间,如果都被工厂里的机器所捆绑,中国工人的幸福感又该从哪里获取?中国工人的生活又该如何改善?在这些血汗工厂里,中国工人的权益又该如何保护?

限电限产,我们看到的是限制产能,可我们真正追求的,是缩短工人的工作时间,提升工厂的生产效率,迫使工厂去做技术升级,来完成产业升级。

我们这一代人吃过的苦,就不要让下一代继续吃了。

中国的工人也有权利像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人一样,领高薪,休长假,过上有尊严,有品质的美好生活!

来源:牲产队

主营产品:其他玩具